总目  首页  尾页  目录  繁體  博客   阅读上篇  阅读下篇

廖祖笙:杀人党血腥“执政”70年

——廖祖笙向习近平申诉之二十


习近平先生,你效忠的这个恶党,是个人尽皆知的杀人党。共匪的所谓“执政”史,说白了其实也就是一部血淋淋的杀人史。

杀人党当初打着“成立民主联合政府”、“解放全中国”等旗号,里通外国,杀地主、杀富农、杀资本家、杀抗日将士……直杀得中国大地尸山血海,血流成河。

杀人党这70年来的“执政”资格是怎么得来的?是靠了杀人和骗人得来的。“新中国”成立迄今,从无真意义的选举,杀人党是举国唯一的执政专业户。

杀人党靠杀人和骗人起家,“执政”后仍杀人不止:以“肃反”的名目杀人,以“平暴”的名目杀人,以“三反五反”的名目杀人,以“反右”的名目杀人,以“文革”的名目杀人……

杀人党杀人如草,无非是找个名目,扯块遮羞布而已。这就正如广东佛山虐杀一个无辜的孩子,在“法治国家”,无非也就是像编天书一般,编通故事而已。

一个双手沾满血污的杀人党,在一个人口大国竟能血腥“执政”70年,这在人类史上倒也算是一奇迹。谁都知道这样的奇迹不会恒久,于是又负薪救火,有了“维稳”的“执政”奇观。

“维稳”经费时常高于国防开支,这也意味着杀人党实质是在买凶杀人、整人和抢人,是在将党的安全公然置于国家安全之上。

“维稳”中死人的事常有,因“维稳”死了多少访民和警察,这在杀人党无关痛痒。杀人党更多的时候,关心的只是“能操一天是一天”。

要说杀人党这70年来完全没成长,也有失公允,至少杀人党在互联网时代,有了这样显见的变化:过去多以见血的方式杀人,后来“文明”多了,似更倾向于用不见血的方式杀人。

比如放任“执法”者横行不法,以各种名目毁掉一个个家庭,将良善之士从大监狱送进小监狱;比如任由冤民啼饥号寒,在“正常渠道”内备受煎熬,再于“天子脚下”为寻求公道耗尽余生……

比如强迫负债、不让人吃饭、图谋灭口饿死其举家老小等等,虽然也属于虐杀,但较之将廖梦君捅得刀口累累,杀得满身是血,至少明面上是没有了浓重血腥的气息……

习近平先生,在互联网时代,在这个名曰“共和国”的“法治国家”,每天有多少人在惨烈消亡,每天有多少人在承受这样或那样的虐杀,你又怎么可能会是一无所知?

习近平先生,请别忘了你党终究是处在责任链的末端。杀人党血腥“执政”了70年,现在你身为这个党的党魁,为促使其捐残去杀,为解民倒悬,你究竟做了哪些实质性的有益工作呢?

我的追问不重要,重要的是国内国外时刻都在风云变幻,但愿你能问心无愧,来日可以经得起历史的追问。人活于世,既要对得起当下,也要可以坦荡地面对未来。

2019年12月24日写于福建泰宁(迫害于案发前就已在进行。廖祖笙之子廖梦君,在罗干、周永康、李长春、刘云山、周济、张德江执掌重权期间,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,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“统一宣传口径”,像编天书一般指鹿为马,禁绝传媒据实报道佛山惨案,公然关闭司法大门,强权压迫“协商解决”杀人案,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4909天!遇害学子的尸检报告、尸检照片及“破案”卷宗,迄今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!原本著作颇丰、与传媒互动频繁的作家廖祖笙,家破人亡后表达权随之被非法剥夺,于国内再无一字变作铅字,全家也都成了惨案的人质,被长期非法监控并被剥夺出境自由,被时常置于生存绝境的边缘,被百般折磨和凌辱……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,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网络,能控制政法委和公检法,能控制广东和福建,能控制电信,能控制银行,能控制学校,能任意操弄作恶多端、祸国殃民的百度,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账号…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,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,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,呼天不应,叫地不灵!“法令未行,逆魔乱起”,此谓“法治”!“民多冤结,州郡不理”,此谓“共和”!)